唐五代两宋词简史

唐五代两宋词简史

老增 833 2020-12-20

作者:郑振铎

这是一本不适合“阅览”, 而只适合精读, 研读的书。

书的主要内容介绍了从唐末五代到宋元的词的发展过程, 或者说, 各个时期的词人和他们的词的特征。加上两篇唐诗的附录, 事实上是包括了唐初到元明时期诗词风格的概述。

这种概括的提炼特别高, 以至于如果只是泛泛而读的话, 事实上不会有特别深的理解, 夸张一点说, 整本书每一句可能都值得再去扩展阅读, 或者说研究才能弄明白。 也需要有更多的诗词储备。

郑振铎先生对诗词时期的划分和概括实在到位, 即便不大看懂, 但其对每一时期的总结结论, 却也叫人拍案称绝, 比如北宋的词:

第一个时期是柳永以前。这是晏殊、范仲淹、欧阳修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里,《花间》派与二主、冯延巳的影响,尚未能尽脱。

第二个时期是创造的时候。这一个时期是柳永的,是苏轼的,是秦观、黄庭坚的。但柳永的影响在当时竟笼罩了一切,连苏门的“秦七、黄九”也都脱不了他的圈套。东坡的词却为词中的一个别支,在当时没有什么人去仿效,其影响要过了一百余年后才在辛弃疾他们的作品里表现出来。

第三期的精神,可以称它为循规蹈矩的时代。第一期的清隽健朴的特质,他们是没有的;第二期奔放雄奇的特色,他们又是没有。他们的特质是严守音律,是日益趋于修斫字句,即在严格的词律之中,以清丽婉美之辞章,写出他们的心怀。他们实开辟了南宋词人的先路。但在这一期的最后,却有两个大词人出现,其精神与作风却与周美成他们不同,这两个大词人是:皇帝词人赵佶,与女流作家李清照。

真叫人拍个大腿!

除了这种大的概括,从诗人或者作品本身的评语也时有妙语

辛弃疾是这一期中的最大作家。词到了周邦彦,已可急转直下而到了吴文英、史达祖、周密、张炎他们的一条路上去了;弃疾却以只手障狂澜,将这个趋势的速率,减低了若干度。他与苏轼同样地被人称为豪放词的代表。但苏轼的词最重要的却是他的清隽的名作。辛弃疾也是如此

一个 “只手障狂澜” 来说明辛弃疾与同时期词人们风格的区别, 以及苏辛何以并称苏辛, 实在合适。

另一个阅读特别直观的感觉是, 许多知识自己原先是完全没有注意, 又或者理解错的, 比如上面的“他与苏轼同样地被人称为豪放词的代表。但苏轼的词最重要的却是他的清隽的名作。辛弃疾也是如此”, 想想似乎也对, 大抵是:
辛弃疾的: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
苏东坡的: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

又如唐律诗的发展, 沈佺期和宋之问的贡献,是自己原先无论如何想不到的:

在这一方面的成功,沈、宋二人似都应居于提倡者的地位。他们的倡始号召之功,似较他们的创作为更重要。

沈、宋之前,固有类乎“绝句”之物。唯“绝句”之成为一个新体之物,且有定格,则为创始于沈、宋时代。未可以偶然的“古已有之”的几个篇章,便推翻了发展的定律。

若仅以“典丽精工”视沈、宋,似乎是太把他们估价得低了。

一句话说, 一本很不错的小书, 几下便可看完, 不过相比起来更值得慢慢研读理解 —— 如果有足够时间和精力的话。